辽源市文明办 西安区委宣传部 联办

书给予的快乐

2015-01-12

书给予的快乐

王 新

建区30周年之际,区里组织我读书、我快乐征文,主办单位约请我写一篇心得,我深感荣幸。只是愧于自己读的书太少,读过的也不精,顿觉茫然,无从下手。不过,回想自己的成长经历,看到家里、办公室里随处可见的各种大书、小书、工具书、业务书、休闲书,还真觉得书籍是自己心灵当中最信赖、最可依靠、最不可缺少的那一部分。她应该是与光明、导师、知己同义的。她虽然神圣却一点也不神秘,因为我知道,只要有我的需要,就像过去她曾与我相伴一样,将来,她也永远不会与我分离。她就这样源源不断地给予我快乐。

读书,我从不嫌小,不嫌旧。四五岁那会儿,我的两个姐姐正在上小学,每天放学一回家,她们就趴在箱盖上写作业,有时还高声朗读。那时书本是家里最受保护的东西,她们做作业时不让我吵,还防备着我把东西搞乱。写完作业,她们把书本装进书包里优雅地挂在门边的两个长钉子上,很是庄重。父母见到孩子们读书学习总是很满足,听到说起学校的趣闻或是得了很好的成绩,就喜上眉梢,里里外外地忙活。每每看到她们立了这样的功,我羡慕极了。到了寒暑假,她们翻新了书本和文具,旧的东西也舍不得扔。姐姐把各个本子里没用完的页拆下来,重新订在一起变成一个新本;所有用过的页也要整合并装订好,变成草纸本;铅笔头用到没有小指长都拿不住了,她也有办法,用旧纸折几下就给铅笔戴上了长柱形的帽子,拿在手里刚刚好,又可以接着用了。看这些的感受就像后来在课堂上学做手工的感受是一样的,让我对读书学习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更让我开心的是,她们一得闲就爱给我当小老师,教我计算,给我读课文。她们给我读过的课文,我虽记不住生字,也记不住完整的意思,但只要是有插图的,我就翻来复去地看,还加些臆想的情节进去,越看越有滋味。随着学龄的到来,我开始有了自己的书。每到开学,最快乐的就是用姐姐用过的洗得发白的书包装满一学期的新书背回家。新书带着一股沁人肺腑的香味,封面是油亮的,四个边整整齐齐,隐隐约约有一些色差造成的层次,整个侧面看上去,像一大块方形的油酥糖,扉页有彩色的插图,里面穿插些黑白的图画,这图往往都是我所熟悉的。我学姐姐们也特别爱惜书,不让一页卷曲,更不允许丢页,但是很愿意在书上记点东西,以证明我真的用心学过。这个习惯一直延续到结束我的全部学业。包括现在,我在评估对一本书的了解程度时,还是爱把它合起来,从侧面看一下有没有变厚变黑,如果变厚变黑了,就说明这是我很喜欢的一本书,我读了不只一遍了。如果着色很浅或者还是很新,就说明我与这本书只是擦肩而过,还没有足够的交流与默契。

这么一回味,书最初给我的快乐是一个对的方向。我对读书最初的喜欢是一种信赖。源于不辜负长辈对晚辈的期望,满足他们寄托在孩子身上的对知识的那种敬仰;源于我对姐姐好学上进行为的模仿;源于我亲眼所见中悟出的,与读书相关联的诸如勤俭、有秩序、善创造等做法体现出的独特美感。这些无疑都是快乐的感受,是非常纯朴、自然的。

而当我对人生有了更深的体验,书给我的快乐则更加理性深刻了。比起80年代初的我把教科书当漫画当文化大餐的窘迫,30多年里,文化不断地发展繁荣,我淘书的足迹也在花样翻新着。起先,我曾蹲在电影院、合社门口的小书摊前租小人书;后来,我在学校订阅少年期刊,与同学传着读,并从同学那里借来中长小说;再后来,学校附近有了柜台式的新华书店,我隔着柜台买工具书和励志读物;接着,图书更多地走向市场,市面上出现了流动摊床,每月我会骑着自行车去找期刊杂志;再接着有了开放式的书店、图书馆,书的品种越来越多,选择余地越来越大,逛书店成了我加油充电舒缓心灵解放自我的最好选择。我发现,书能让我的身心更加健康,能让我的知识更加广博,能让我的事业更加顺利,能让我的友情更加真挚,能让我的家庭更加和谐。记得在我一脸青涩地走出校门,对社会生活充满未知与幻想那一刻,是她让我学会如何勇敢地接触这个世界并让这个世界了解我接受我;在我努力丰满自己的羽翼,寻找和确定人生坐标那一刻,是她教我学会如何认知小我与大我,如何去担当如何去选择;在我偶尔碰壁,不知所措那一刻,是她帮我学会如何重捋来路,精神振作,小心呵护我的憧憬、坚定与执着;在我经历风雨,遭受折翼苦痛那一刻,是她陪我学会如何忘记悲伤,慢慢获得新生,并在心中育起更多的包容、信心与希望……总之,在我享受平淡生活的时时刻刻,都会有她的存在,都得有她的存在,有她,我就无所畏惧,有她,我就不愁没有快乐。

这么一回味,书给我的更深一层的快乐是一个安全的保障。我对读书更深一层的喜欢是一种依靠。源于一次次地从书中寻找问题,又一次次地从书中寻找答案,书在不断地启迪着我的人生。这无疑也是快乐的感受,是无比坚实、牢不可摧的。

对读书的好处,我想了多少种表达,可是不管怎么努力,似乎再也无法像歌德与培根表述的那么完美和准确了。歌德说:读一本好书有如和一位高尚的智者交谈。是啊,当我们被作者的思想打动得心悦诚服或茅塞顿开而频频点头时,不就是这样一种感觉吗。培根说:读史使人明智,诗歌使人灵慧,数学使人周密,科学使人深刻,伦理使人庄重,逻辑修辞使人善辩。我非常信服他的这种说法,可总觉得时间有限,太多该读的书读也读不完,于是常因为书读得毛草不得要领而心生浮躁。直到有一天,我读了钱钟书的夫人杨绛先生说过的一段话,才多少得以解脱。她说:读书好比串门儿。要参见钦佩的老师或拜谒有名的学者,不必事前打招呼求见,也不怕搅扰主人。翻开书面就闯进大门,翻过几页就登堂入室;而且可以经常去,时刻去,如果不得要领,可以不辞而别,或者另找高明,和他对质。不问我们要拜见的主人住在国内国外,不问他属于现代古代,不问他什么专业,不问他讲正经大道理或聊天说笑,却可以挨近前去听了足够。话不投机或言不入耳,不妨抽身退场,甚至一下推上大门——谁也不会嗔怪……我时常望着自己的书架联想,杨绛先生文中流露的自由与本真,仿佛是书以外的世界难以寻得的,恐怕这也正是所有爱好读书的人所追求的快乐境界吧。而这种通透与智慧一定是靠充分地博览群书和顽强地锤炼意志后才会有的。如果何时修炼得有几分杨绛先生那样的洒脱与从容,读书有如串门一样的轻松自由该有多好啊。

读书是浪漫的,一杯清茶,一盏灯光,一本好书,足以让一个平常的时光变得丰富多彩;一席清风,一顶帐篷,一本佳作,足以让一个简单的假日变得充满情调。可是现代生活与工作节奏不断加快,从时间的角度去衡量,读书也是蛮奢侈的,需要不断地付出有限的稀缺资源。于是,身在当下,如何创造机会读书,克服困难读书,读什么书,怎么读书是想从书中寻得快乐的人必须思考的。这个,我也从书中找到了答案。

最能激发我正能量的,是手边的一个学习手册,载录了习近平同志在中央党校2009年春季开学典礼上的讲话。他充满忧患地指出了当前领导干部不好读书、不勤读书、不善读书、学用脱节等不容乐观的状况,很有针对地提出领导干部要爱读书、读好书、善读书。他说:领导干部的读书学习水平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工作水平和领导水平,要把读书学习当成一种生活态度、一种工作责任、一种精神追求……这些话讲出一个党员干部知行合一的重要与必要,坚定了我终身读书学习的信念。而关于如何打败事情多时间少、读不懂记不住、想多读难坚持等阅读中常出现的拦路虎,李瑞环同志拿自己的亲身经历在《苦读、多思、常联系》一文中给出了答案。他说:要硬着头皮去读,咬紧牙关坚持。并给出了苦读、多思、常联系的方法,即把读书、学习、工作、生活融为一体的方法。他说这种方法容易懂、容易记、容易活、容易找时间,因而也就容易坚持。关于如何在烟波浩渺的书之海洋里选书,余秋雨的观点也很能给我以借鉴。他说:在信息海啸中,读书要学会做减法,善于找小岛、找海床、找支点、找自己……。的确,找书就是在找理想中的自己,世界上总有那么几本适合自己的书,有待去发现。

这么一回味,书给我的更多的快乐是一个完美的侣伴。我对读书更多的喜欢是一种持续的追随。源于她的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源于我对新思想、新文化、新科学乃至一切美好事物不停歇的向往。这无疑更是快乐的感受,是非常甜蜜、永远带着一股小清新的。

书实在是给予我太多的快乐,可我却赘述不尽。感谢这次征文鞭策起我更多的阅读热情,以上心得随想,与喜爱读书学习、热爱生活与工作的朋友们交流共勉吧。